永遠跟黨走

一枚徽章

時間:2021-06-18 來源:學生工作部 供稿:宋伯犀 浏覽: 字體:

奶奶家的老櫃子裏挂著一件軍綠色的襯衫,上面別著一枚共産黨員徽章。

我眼前好似出現了這樣一幅畫面,幾排平房安靜的呆在空曠的院子裏,房子的青磚裸露在外,房頂上瓦片的紅色倒是隱約可見,夏天潮濕的大地給牆角穿上了青苔做的衣裳。鏽迹斑斑的鐵門裏,一位年輕的女教師,正身著軍綠色的襯衫,衣服上還別了一枚共産黨員徽章,拿著長長的指揮棒,面對著一群萌芽一般的孩子,唱起歌來。“沒有共産黨,就沒有新中國,共産黨他辛勞爲人民,共産黨他一心救中國......”

奶奶是我們家第一代共産黨員,那枚徽章應該是他入黨的時候就有了。也許是因爲經曆過三年自然災害的洗禮,經曆過令人難忘的文化大革命,也經曆過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的騰飛,每每跟奶奶提起共産黨,他都精神煥發,講起自己年輕時的往事。人就是這樣,年齡一大,回憶起曾經的過往,總有些事難以忘卻。2020年的夏天回到奶奶家,在那件軍綠色襯衫旁邊,又聽奶奶講起了從前的故事......

早年间,奶奶还住在河南的一个小县城,一个叫巩县的地方。四周的小山将老家的村子环绕的紧紧的,山上的树枝也密密麻麻的,地面忽高忽低,有点类似丘陵的感觉,中间一条小溪缓缓流过,最后流到黄河里,随着滚滚黄河一同进入无边的大海。大自然像是在告诉村里的人们,这里注定与世隔绝。那时的奶奶是村里学校的老师,作为当时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,奶奶有着共产党人都有的那种满腔豪情,一定得让村里富起来,为人民服务,为人民服务! 可说到底奶奶也只是个女人,一己之力恐怕很难脱贫。可也许就是老天爷开了眼,爷爷那会正好也入了党,在村里当上了书记,俩人一合计,总得为村里做点啥。说罢俩人就干起来,奶奶跟着爷爷走南闯北,到处打听修路、修水利工程的方法,购置材料,颇有一种侠客之感。回村后,带着全村的人,开山路,挖水渠,爷爷作为年轻的书记,长期在工地上工作,奶奶就陪着爷爷,胸前的共产党徽章就陪着奶奶。大事小事俩人一把抓,不分昼夜的坚守在第一战线。“一二嘿呦,一二嘿呦......”村民在爷爷奶奶的带动下,一齐发出响彻山林的呼声。随着子夜的钟声一次次敲响,随着煤油灯每一晚点亮工地的泥泞小路,随着铁锹一次次发出击穿石块的铁器声。终于,水渠越修越长,公路越修越宽,电缆也终于点亮了万家灯火。年轻的爷爷奶奶把共产党人的热血,洒在黄土地上,滋养了老家的村庄,滋养了一代人。

後來,奶奶被調到市裏的中學當老師,帶著當時還年幼的父親和姑姑,離別了老家,那枚入黨時的徽章也跟著奶奶進了城。

當年教育還比較落後,學校裏缺老師,奶奶本來是教幾何的,由于早年間在老家學過唱戲,也就擔任起了音樂老師這一職務。奶奶最喜歡的歌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,“向前向前向前,我們的隊伍向太陽,腳踏著祖國的大地...”當年,唱著這首歌,奶奶帶領全村富了起來。後來在學校,奶奶又面對著一群等待哺育的孩子,唱起了這首歌,奶奶將自己作爲共産黨人的抱負與熱血,融入到了歌裏。當時的孩子們似懂非懂的跟唱著,一步步跟隨奶奶的腳步踏入了紅色革命隊伍。奶奶的那件軍綠色的襯衫和紅色的共産黨徽章,似乎也在無聲的告誡著晚輩,戰爭其實永不停止,一定要不忘初心,步入新長征的路。直到現在,每次與奶奶聊起音樂,他好像都有種說不出的激動。他的很多情感,不論是對家庭,對朋友,亦或是對偉大祖國,都融入在了戲裏面,歌裏面。一次次的傳唱給後人,一次次的帶晚輩們上路。說到這,奶奶手裏似乎又拿起了指揮棒,在眼前打著節拍,樂呵呵的唱起來“東方紅,太陽升,中國出了個毛澤東~”

“孫子,奶奶有樣東西要給你”說罷奶奶拉著我走到那個軍綠色的襯衫前,小心翼翼的將那個紅色的共産黨徽章摘了下來。那徽章的表面已經多了些細微的劃痕,背後的金色別針也沒有了早日的光澤。在但我看到的,卻好像是一雙勤勞爲民的手和一顆永不下落的紅心。

奶奶把那個徽章放到一個小紅盒子裏遞給了我,因爲奶奶知道過幾天我要去重慶玩,就特意囑咐我,帶著那個徽章到渣滓洞看看。她說,時時刻刻都不能忘了前人的經曆,都不能忘了共産黨解放中國的不易,做人不能忘本。

幾日後,我和友人來到渣滓洞,這地方是在偏遠的山區,外牆很高,監獄裏表面略顯坑窪的深灰色牆壁,將房間包圍的死死的,幾乎照不來一點光,通往監獄的樓梯也狹窄至極。眼前的景象似乎將我帶回了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,監獄裏的共産黨員,在昏暗的燈光下繡出鮮紅的五星紅旗,面對敵人的拷打心裏沒有絲毫的動搖。只等著解放重慶的那天,可以高舉著五星紅旗沖出圍牆,迎接嶄新的中國,然後繼續投入到新的革命的事業中。無奈的是,他們大多都獻身于戰火,留下的,是共産黨人對祖國熱烈的情感。我又想起了奶奶的話,是啊,做人不能忘本。新中國的建立,祖國如今的繁榮都離不開共産黨的帶領,共産黨架著馬車,承載著民族的希望披荊斬棘、勇往直前。車輪滾滾向前,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車轍,而我們不過是順著原先的車轍繼續往前走罷了,不過也只是這馬車曆史上的某一位車夫罷了。若是忘了本,就是忘了自己走過的路,這樣就難以面對布滿荊棘的前路。

奶奶把紅色的血液傳給了後輩,爲人民謀幸福爲中華謀複興的精神,也早已在我們的心裏生根發芽。一枚傳到我手裏的共産黨徽章,是祖輩對我們的期許,是老一輩共産黨人心裏永恒的希望。2021年已經建黨一百年了,我希望手裏的這枚徽章可以再傳遞無數個一百年,紅色的徽章永不褪色。

鐮刀錘子的符號,也會永遠印刻在中華大地上。

本文爲北京高校“我聽親人講‘四史’”系列活動獲獎作品


上一條:
下一條:青春的枝頭盛放愛國之花

我要留言
 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版权所有 北方工业大学 丨 电话:010-88802114 丨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37号